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2ee.com 加入收藏夹!


              (四百七十三)
  到了这种时候,赵涛没办法再去顾虑什么被人发现关系不对劲之类的杂事,
他直接去孟晓涵的宿舍楼下,静等了一个多小时,直到看见她下来,走到他身边,
平静地说:“别在这儿站着,去食堂吧,正好,是吃饭时间了。”
  才一走到旁边没什么人的地方,赵涛就忍不住激愤地说:“晓涵,于钿秋没
给你往上提成绩啊,她不是还为了给我提压了你的评定分数吗?你为什么不跟学
校说清楚?”
  “说那些有什么用吗。”她上午大概是去洗了个澡,半长的头发散发出淡淡
的清香,“于钿秋徇私舞弊,帮了你,帮了金琳,我的评定分那么高,那么,当
然也有嫌疑。再加上……有人举报,我说什么不也都没用了。你总不能指望校领
导为这个专门跑去那个县城,去找我教过的学生问一问我的实际表现吧?”
  赵涛觉得心里一阵发堵,难过地说:“可……可这样的话你不就走不了?”
  “谁说的。”孟晓涵微微一笑,柔声道,“交换生的路子走不通,我还可以
自考,赵涛,这世界有时候也许努力未必会有好报,但不努力一定不会有好结果。
没关系,就算你和苏湘紫先一步出去也没关系,我随后就到。”
  她低头望着脚下的台阶,每一步都迈得很慢很稳,“其实,这样也好,你和
苏湘紫先出去,我看你们的位置再决定考哪儿,总好过我出去后,苏湘紫吃醋不
乐意,带你去了别的地方,和我天各一方。”
  赵涛心里一震,有点惊讶地望着孟晓涵的侧脸。
  她看起来还是十分平静,波澜不惊,就像她高三时候一门心思要拼一个不管
什么城市都能顺利考过去的成绩时候一样。这个女孩,似乎就是这样,越是在暗
处使劲儿的时候,就越是不显山露水。
  “那……怎么会呢。”他有点心虚地岔开了话题,“对了,你想吃什么啊?”
  孟晓涵没有理会他的问题,她就像是进入了自己轨迹的星球,径直走向了打
饭的窗口,熟练的刷卡,接过东西,占好位子,坐下,然后,就静静等待着他。
  他没什么胃口,随便点了东西,就过去坐到了她的对面。
  “不怕和我的事情暴露了吗?”孟晓涵吃了两口,就头也不抬地问道。
  赵涛干笑了了两声,轻声道:“死猪不怕开水烫,你要是怕……我就去旁边
吃。”
  “我也不怕。”她摇了摇头,“我没什么好怕的了。啊,我还没问你呢,你
跟苏湘紫提过一起出国的事儿了吗?”
  “我还在想该怎么说,”赵涛叹了口气,想了想,试探道,“她那种急性子,
一旦知道能先跟我单独去什么地方,一定会卯足劲儿发疯一样行动的,到时候我
这边的人都还安顿不好,就要被她拽跑了。”
  孟晓涵柔声道:“那也不是坏事啊。赵涛,你现在身边的情况太混乱了,能
早点走的话,让大家冷静冷静,把精力放到努力出国找你这件事情上,说不定,
都能好转很多呢。”
  “是吗?”他又叹了口气,“可对小蓓、星语她们来说,出国好像是件很困
难的事情啊。”
  “努力去做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只要有爱就做得到的。”孟晓涵笑了笑,柔
声说,“你看,我被举报这样的打击,不也几天就调整过来了么。人生还要继续,
将来的日子还很漫长,不管是谁,都不能原地踏步太久的。”
  “晓涵,你……就不好奇到底是谁干的吗?”
  “我大致心里有数。”她摇了摇头,用筷子夹起满盆西红柿中凤毛麟角的鸡
蛋,伸手放到他碗里,轻声道,“支教时候的事情,知情者就那么几个人,赵涛,
和我有利害关系的还能有谁?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把我想带你们一起出国的
事情告诉金琳了?”
  看赵涛没有回答,只是脸色变得难看了一些,孟晓涵低下头,淡淡道:“所
以,那一晚没打够的斗地主,应该是又开始了吧。”
  此后,一直到吃完,她都没再多说什么。直到将要告别的时候,她才轻声问
了一句。
  “赵涛,你还是永远都不选真心话吗?”
              (四百七十四)
  “金琳,你确定是晓涵了吗?就直接把她举报了。你这不会是借机打压吧?”
趁着中午没什么事,赵涛直接把金琳叫到了图书馆顶层,在那个熟悉的窗边,克
制着语气中的烦躁沉声问道,“可这样的话,我和苏湘紫先走,晓涵反而能选我
们去的地方考了啊,她说不定会比你还先到呢。”
  “所以根本就不是我干的。”金琳皱着眉,一副很不满的样子,“我是在查
孟晓涵,可我还什么都没查出来呢,一本那边我就没什么熟人,你这个曾经的暗
恋对象还是个闷葫芦,就不爱跟人打交道。我是想过拿支教时候的事情来恶心她
一下……可我自己也被卷在里头,不找个合适的人替我去做不行。这……难道有
人替天行道来了?”
  “什么你就替天行道……”赵涛烦躁地用手敲着金琳手边那本外文名著的封
皮,“你不是也说了还什么都没查出来呢。现在闹出这么一档子事,说不定就不
是晓涵干的。暗处谁知道是不是有个人在挑气。”
  “挑谁呢?”金琳抬手揉着眉心,“不管怎么想,挑我们这几个边缘人物,
也未免有点太不正常了吧?现在稳稳霸占住你的是余蓓她们三个,和花了钱买你
时间的苏湘紫,我跟你一个星期亲热不了一次,于老师也有阵子没好好跟你幽会
了,孟晓涵一门心思上自习,谁挑事儿会先从我们几个下手啊?你怎么不说是你
的女朋友们有了危机感,决定排除异己了?”
  “我没说那个就不可能。可……小楠和星语上完课上班,上完班连上自习的
时间都没有,回家洗了澡就要睡觉。她们哪里来的空闲?”
  金琳双眼一眯,淡淡道:“可你那个从苏湘紫出现就越发阴沉的女朋友呢?
我没记错的话,她其实是你高中时候第三个喜欢上的人吧?方彤彤排在她前面,
所以她讨厌苏湘紫,再仔细想想,时间顺序上,孟晓涵不也在她前面吗?”
  “于老师呢?她折腾于老师对我有什么好处?搞得我现在焦头烂额,我才不
信会是她干的。”
  “举报于钿秋和举报孟晓涵的不一定就是同一个人啊,说不定孟晓涵举报了
于钿秋,想要断你的路逼你出国,余蓓察觉到反手就把她搞到出不去了呢。”
  “我没跟小蓓说要走的事。”赵涛差点一时冲动把答应的婚约说出口来,幸
好他知道,这手段可以稳住余蓓,可一旦曝光就会点炸其他所有人,“我还没等
到合适的时机呢。”
  “合适的时机?”金琳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脑袋,“唯一合适的时机就是你准
备进机场之前,在那之前你说你的打算就是找死。你那个女朋友眼里藏着杀气,
别告诉我你一点都没感觉到。平常不声不响的,告诉你,就是这样的人发起狠来
最可怕。你就没看苏湘紫敢来得罪我都不敢招惹她么?”
  赵涛挠着发根,有些痛苦地想,曾经余蓓不就是个爱看少女漫画喜欢做王子
梦的单纯小姑娘么,怎么……就变成如今的样子了啊。
  他到底都干了什么……
  “不会是小蓓,我相信不会是小蓓。她不会让我不开心的。绝对不会。”赵
涛喃喃说着,觉得自己的头被锯子切割一样的疼。
  金琳端详着他的表情,突然问:“赵涛,你……是不是给余蓓也承诺什么了?”
  “我……我没有啊。”他心虚地别开眼,把视线落到图书馆的窗外。
  “你出国的计划敢不算上她,肯定有她即使知道你走也不会崩溃的把握。”
金琳缓缓说道,“这会儿明明每个人都有嫌疑,你却对余蓓笃定得不正常,这不
就说明你觉得自己许给她的好处能让她安安分分什么都不管吗?赵涛,我的一切
考量都是为了你的利益,你答应她什么了,告诉我吧。”
  但赵涛已经被最近的事情吓破了胆,他还是摇了摇头,“没有的事,我们在
一起那么久了,哪儿还需要承诺什么。本来……就都该是她的。后来的你们,都
是我对不起她。”
  “你是和她私下订婚了吗?”金琳沉默片刻,轻声说道。
  差点就是一句你怎么知道脱口而出,他紧抿住嘴巴刹了下车,低头道:“不
需要啊,金琳,我从一开始就答应过小蓓,我最后一定会和她结婚的。我何必…
…多此一举你说对不对。”
  “少装傻了,一开始答应的事儿那么容易坚持到底,这世上还会有离婚的夫
妻吗?”金琳用锐利的目光盯着他的眼睛,“你当初的承诺,也就能坚持到她容
忍你在大学里乱搞到上个学期结束。你勾搭上孟晓涵这个主动表白过的,她真的
能忍吗?苏湘紫出现后,她还能跟以前一样淡定吗?真要是那样,你还会整天烦
恼焦虑成这副样子?赵涛,你能拿出来安抚我们的东西不多,你的想法……实在
是不难猜。为了得过且过,你什么都做得出来。”
  “就算是又怎么样!”赵涛抬起头,终于还是有些激动地说,“我这不是还
不到法定年龄么,我总要想个办法拖过去这段时间啊。失误……我从一个失误开
始,难道要我因为另一个失误直接结束自己的生活吗?谁会愿意啊!我不知道你
们到底要什么才能安宁下来,我只能胡乱给啊。不然我还能怎么办?我要是会分
裂,我一早就把自己弄成七八个给你们平分了。”
  “算了吧,”金琳哼了一声,淡淡道,“你就是分成七八百个,每一个也不
会甘心守着一个女人过一辈子。”
  “好了,话题跑远了,金琳,我……再问你一遍,晓涵的事情,真的和你无
关?”
  金琳缓缓深呼吸了两次,轻声说:“和我无关,不过我不会赌咒发誓的。因
为我的确有动机,我只是没来得及行动,也没想好那到底是不是个有效的办法。
我没那么不谨慎。我还没疯,或者说……我还没疯得那么彻底。”
  她拿起书本,起身向外走去,“我要去看书了,为了能追着你出国,我要勉
强自己做很长时间我最讨厌的事情,希望以后这种无聊的事情,不要再来烦我。”
  赵涛靠在窗台上,长叹一声,“那到底会是谁啊……”
  “支教的人不还有两个呢么,”金琳坐到桌边,淡淡道,“不过你去问,估
计是问不出什么的。不然,我帮你想想办法,打听一下吧。孟晓涵人长得不错,
成绩又好,社会实践分数那么高,学期末奖学金几乎稳稳的,那两个要是嫉妒,
也不奇怪吧?”
  赵涛楞了一下,他总觉得,这一系列事件应该不会是圈子之外的人在主导。
  可这种直觉判断,他拿来自用还行,当作提醒告诉金琳,就有点自讨没趣。
  所以他只有点点头,柔声说:“那就辛苦你了。”
  金琳拿出笔记本,一边用力拔下笔帽,一边回答:“反正现在我也闲下来了,
有空。”
              (四百七十五)
  事态既然已经扩大,那么,再继续保持所谓的鸵鸟心态把头插在沙子撅起屁
股装不知道,就只有被爆菊鸡奸这个注定的下场而已。
  赵涛努力给自己下定决心,动起来。
  当然不是说趴在女人的身上的动起来,他在那种场合已经动了太多,他需要
的是,行动起来。
  嫌疑再怎么小的人,只要有,就不能先入为主地排除。
  余蓓、杨楠和张星语这三个,是金琳没有办法调查的,她们已经隔断了课堂
之外与学校的联系,所有课余时间,都交给了生计和他。
  所以,晚上在家,再次说起孟晓涵被举报的事情后,赵涛盯着面前在床边坐
成一排的三个女友,很仔细地观察着她们的表情,想要尝试从反应中找到蛛丝马
迹。
  余蓓的表情几乎没有变化,她正在计算家里这个月的开支,捧住记账的小本
子咬着下唇微微蹙眉,显然没把他说的话放在心上。
  杨楠从后半截起就打上了呵欠,大概觉得无聊,一直在偷偷摸张星语的屁股。
  张星语是唯一一个听得挺认真的,她看起来不太高兴,似乎是从赵涛对孟晓
涵受处分这件事表现出的反应发现了什么,觉得这应该不是自习伙伴这么简单的
关系。而孟晓涵不能出国,就意味着不能再继续对她忽视下去。
  这种时候,赵涛反而有点感激张星语家里出的事儿,如果没有经济困难缠住
了她,恐怕这会儿让他最头疼的绝不会是其他人选。
  最后,第一个开口的也是张星语,“我闲着没事儿举报她干嘛,我巴不得她
这学期就出国再也不见呢。我去洗澡了。”说着,她拍开杨楠的咸湿手,瞪过去
一眼往卫生间去了。
  杨楠伸了个懒腰,她和余蓓已经洗过,今晚也没轮到她俩陪睡,就笑了笑说
:“你不会觉得是我们举报的吧?干嘛?留个情敌在学校我们很开心吗?”
  “没有,我……我就是说说。总感觉最近针对大家的事儿一件接一件,我生
怕哪天就轮到你们了。”
  “呸呸呸,你晦气不晦气,怎么就轮到我们了?”杨楠搂住余蓓的腰,用下
巴磨蹭着她的肩膀头,“我们整天忙得脚不着地,累得腰酸背疼,对你在外面的
破事儿都快不闻不问了,这还来找麻烦,是想死啊?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
  她起来往隔壁走去,“我去躺了,要我说啊,就是那个苏湘紫,那女的狡猾
得不行,还什么都干得出来,你与其来问我们,不如好好审审她。你要不舍得,
叫上我啊,我不介意帮你把她吊起来打屁股。”
  说到最后,正好经过他身边,杨楠略一侧身,轻声笑道:“扒光了打也可以
哦,我用皮带,你用你的棒棒怎么样?”
  余蓓皱了皱眉,“好了,小楠,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先去铺床吧,我马上看
完了。”
  赵涛有气无力地过去坐到床边,轻声问:“小蓓,你最近总是跟晓涵一起上
自习,她还给你做着家教辅导,你觉得……这次会是谁举报的她啊?”
  “赵涛,你的话……逻辑好奇怪啊。”她合上记账的本子,把笔夹进去塞回
抽屉,“我经常跟晓涵在一起,就该知道谁举报她吗?我只是第一个知道她被举
报了而已。我要是知道,肯定先告诉她啊。”
  “我没说你知道,我就是想问问,你心里有没有比较怀疑的对象。”
  “有。”
  “谁?”赵涛立刻凑近了一些,提起了心问。
  “你。”余蓓淡淡道,“你是最了解那段时间事情的,你说不定突然改主意
不想让晓涵出国,又不好意思开口,就跑去举报了呢。将功折罪,说不定你的处
分就撤消了。你说,怀疑你是不是很合理?”
  “我……我没有啊。”赵涛垮下肩,“我举报那个干什么,我想让晓涵留下,
开口不就得了。”
  余蓓扫他一眼,扶着双膝站起来,轻声说:“那你怀疑我们干什么?难道我
们很想让晓涵留下吗?她留下,对我有什么好处?”
  “晓涵留下对谁也没有好处啊。”赵涛皱起眉,“那岂不是……找不出是谁
干的了?”
  “那可未必,”余蓓微微侧头,望向他的眼神显得颇为复杂,“起码,你那
位苏湘紫就不想让晓涵走,我听晓涵说,苏湘紫知道她要出国,明明应该不会威
胁到她了,她却一副颇为遗憾的样子,好像挺失望的。我不太懂是为什么,赵涛,
你懂吗?”
  赵涛撇了撇嘴,“你多心了吧,这怎……”
  说到这儿,他的表情突然僵住。
  苏湘紫的确说过因为孟晓涵要出国所以不把她当回事。
  苏湘紫也说过那个算命老头怕泄露天机什么也不肯告诉她。
  可苏湘紫说的,就一定是真话吗?
  她赌咒发誓没有举报于钿秋,那孟晓涵呢?
  如果……苏湘紫其实已经从老头那儿知道,她所中的锁情咒会在害死七八个
女人后磨平戾气呢?万一……她也知道如果离开远远的,天各一方再不相见就不
会有生命之忧呢?
  那她不就有了留下孟晓涵的最大动机么!
  七八个只是概数,做不得准,可如果走了一个,苏湘紫不就成了要递补进来
的?
  她有那个脑子,还看过方彤彤的笔记,稍微算一算,也知道目前的人数,方、
余、李、孟、杨、张、金、于恰好凑足了八个,难道……这才是她这一趟回来后
态度巨变,连挨的那一耳光都不计较,大度的躲在暗处安心幽会的真正理由吗?
  她……难道就是在等着前面的人都因为咒术死掉?
  这样,她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坐享渔翁之利。
  她对金琳那么生气,也依旧没采取任何行动,说不定,在她心里,这些女生
都已经和死人没有分别。
  她对孟晓涵刻意巴结,对他俩的关系装作毫不在意,多半就是存了靠他把人
留下的心思,只是这次于钿秋事件突发,孟晓涵又有嫌疑,她才乘虚而入,顺势
把人钉死在这片混战修罗场中……
  “你怎么了?突然脸色变得好难看。”余蓓走过来蹲下,抬手抚摸着他的脸,
仰视着他,柔声问,“还是说,你想到什么了?”
  “没、没有,我就是觉得……公平起见,我应该所有可能的对象都怀疑一下。”
赵涛稳了稳情绪,轻声说,“明天晚上过去,我会亲口问问阿紫的。”
  “亲口问有什么用吗?”余蓓笑了笑,抬头在他唇上轻轻一吻,微微拉开一
些,柔声道,“赵涛,永远对人说实话的,只有脑子坏了的傻瓜吧?”
  “那我也要问问。”他抿了下嘴,略显固执地说。
  “随你高兴吧。”她站起来,轻声说,“只要你开心,就好。”
              (四百七十六)
  “哈啊?晓涵被贱人举报的事儿我怎么可能有头绪?”苏湘紫盯着锅里的饺
子,眉心紧蹙,一手握笊篱一手捏着表,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煮饺子,时间要卡
这么精确,“我最近也就中午饭偶尔跟晓涵见个面,说的都是你高中时候的事情,
我哪儿能知道。我要知道……也是她告诉的。她要告诉我,还能不告诉你啊?哎
……等等等等,稍等会儿再跟我说话,该加凉水了,我头一次煮饺子,你可别害
我砸了锅。”
  赵涛只好耐心等着。
  她加完凉水,吁了口气,抬胳膊擦擦脑门的汗,看一眼表,才说:“嗯……
刚才说到哪儿了?你问我什么来着?”
  “说孟晓涵被举报的事儿,想让你帮我分析分析会是谁。”
  “哦……金琳呗。”苏湘紫一句话说完,就盯着锅没了动静。
  “呃……理由呢?”
  “直觉。”
  “阿紫,我是很认真在苦恼啊,你没想想吗?这样晓涵就走不成了,她要…
…留在我身边了。”
  “那你不高兴吗?你暗恋的初恋情人哎,方彤彤写她足足写了三页多,醋味
儿都往外飘,可不如我这么大度。”
  “我要高兴不成幸灾乐祸了……”赵涛抓了抓头,“我就是觉得这事儿透着
一股诡异,忒怪了。你说,为什么出事儿会先从最远的俩人身上开始呢?”
  “啊?什么最远?”
  “于钿秋和我的关系全学校没几个外人知道,孟晓涵跟我上自习多一些,绯
闻不少,可大家都相信她和我没什么。真要有人嫉妒……不该是我公开的女朋友
首当其冲吗?”赵涛喃喃说道,“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阿紫,你说这把火会不
会烧到你身上啊?”
  “谁烧过来我就灭了谁。”她哼了一声,抓起旁边案板上切腊肠的菜刀就晃
了两下,“我都躲起来龟着了,这还找上门,可别怪我忍无可忍。”
  她看一眼表,关火关抽油烟机,拿过旁边带网格底垫的饺子盘,一边盛一边
说:“我倒觉得就是你想多了,说不定你家后院早就互相陷害上了,就是有的需
要时间长,有的需要时间短,你说,会不会你三个女友的事儿正在路上呢啊?”
  “乌鸦嘴,晦气。”他瞪她一眼,帮忙把饺子端去了屋里。
  “对啊对啊,我满嘴都是晦气,吃了饭你插进来给我搅和搅和洗洗呗。”她
乐颠颠端着其他小菜跟在后面,小屁股一扭一扭,颇为高兴地样子。
  “你怎么这么兴奋啊?”他坐下拿过醋倒了点,好奇地问,“感觉你今天精
神格外好。”
  “因为,我大姨妈走了啊,”她娇媚一笑,软酥酥沉甸甸的胸脯直接贴在了
他的胳膊上,“而且我这次可是按时准点吃药了,你总不用再在最舒服的时候给
我拔出去了吧?讨厌死了,害得我光想拿腿勾住你。”
  差点就没忍住被她勾去成人话题,赵涛装做夹饺子暂时躲开奶子,清清嗓子,
说:“阿紫,上次我问过你,于钿秋的事儿是不是你干的,你说不是,还赌咒发
誓来着,那……孟晓涵的事情,应该也和你没关系吧?”
  “没有啊,一样的誓我可以接着发。”苏湘紫有点不高兴地拿筷子戳开一个
饺子,撅着嘴说,“我知道你不信我,觉得我醋劲儿大,不是好人,没关系,我
这次一劳永逸,我发誓,只要不来招惹我,我绝对不去找你其他女人的麻烦,随
便谁都一样,如果我做不到,那就让你一辈子都不会爱上我。”
  赵涛皱起眉,轻声说:“你最近这么大度,搞得我都有点疑神疑鬼了。你…
…不会是知道什么事情吧?”
  苏湘紫莞尔一笑,把吹凉的饺子直接塞进了他的嘴里,“我现在可是知道得
最多的,所以啊,谁也别来得罪我哦。呐,尝尝,好吃么?”
  赵涛嚼了嚼,有点纳闷地说:“不错啊,挺好吃的,不过……这不是你买的
水饺吗?”
  她喜滋滋乐弯了眼,笑道:“骗你的,是我下午翘课回来包的,不过你要觉
得不好吃,那就是我买的啦。”
  “呃……你自己包的?头一次包的?”赵涛不太相信,皱眉道,“这真看不
出来啊。”
  “不好看的饺子我都扔了,我包了四个半小时呢,这剩下的也就五分之一,
还能不好看啊?”苏湘紫摆出一副邀功脸,“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努力?你有没
有很感动?”
  他望着苏湘紫那张满是喜悦的笑脸,被晃得眼前发花,之前想要说的事情,
一时间都想不起来了,就剩下那个一直没开口的计划,忍不住冲出了牙关。
  “阿紫,你……愿意带我一起出国吗?”
              (四百七十七)
  “啊?”苏湘紫楞了一下,似乎没听清似的,“你让我带你去哪儿?”
  “出国。”开弓没有回头箭,赵涛咬了咬牙,很认真地说,“我身边现在太
乱了,你不觉得吗?”
  “我不觉得呀。”她笑出一口白花花的牙,边吃饺子边说,“不就是有人乱
举报吗,就把你吓得想跑啦?”
  “一叶落而知秋,”赵涛心有余悸地说,“真闹到互相杀成一团再走不就晚
了么。”
  此前他沉迷享受,明知道那些女孩只有远远离开他,够不着他,才能抱得平
安周全,却从没想过主动跑掉的事情。
  现在他确实有了决心,苏湘紫是最晚中咒的,理论上最安全的那个就是她,
跟她出国,说不定家里这些女孩就不再会如此混乱彷徨,愤怒纠结了。
  “而且,阿紫,你不想和我单独呆几年么?到了国外,就只剩下咱们俩了。
你不高兴?”
  “高兴……”苏湘紫的表情却显得有些微妙,“就是这从天而降的馅饼太大
了,我总觉得要把我砸死啊。再说,我也不喜欢国外啊,我要愿意去,高中毕业
就走了。”
  赵涛觉得有点意外,苏湘紫的积极性竟然不太高的样子。
  这是不是意味着,她的确知道赵涛会害死之前七八个女人的事情?所以她宁
愿放弃和他独处的机会,也要让他继续和这些女人纠缠在一起,直到把她们一个
个害死?
  他觉得后背有些发凉,食不知味地吃下两个饺子,轻声说:“阿紫,就当是
为了我,帮帮我,这样行吗?”
  “就咱们两个出国的事儿,还有谁知道吗?”
  “没了,”他很平静地撒了个谎,“这要说出去,不是火上浇油么。”
  “不怕我拿这个去刺激她们啊?”苏湘紫嘻嘻一笑,侧头道,“别人不说,
那个爱抽人的,知道这事,怕是要疯吧?”
  赵涛皱了皱眉,“阿紫,你刚才才发过誓,人不犯你,你不犯人吗?”
  “对啊,可你觉得她能忍住不来犯我吗?”苏湘紫咬开一个饺子,在碟子里
狠狠蘸了蘸醋,“她要来犯我,那就不能怪我不客气了吧?”
  赵涛倒并不太担心,比起苏湘紫,张星语绝对是更信他,大不了当面对质,
真闹那么大的话,他也不在乎撒谎,教训一下拿这个去气张星语的苏湘紫。
  “反正你要不客气,我就也只好毁约了。”他轻声警告了一句,“阿紫,我
控制不了别的,我只能保证,让你兑现你的誓言,一辈子不爱你。”
  “好嘛好嘛,人家开玩笑的。”苏湘紫撇了撇嘴,“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舍
得这么心疼一下我。”
  “阿紫,那出国的事情呢?你有决定了么?”
  “我先打听打听吧,咱俩这成绩靠学校是出不去了,你找我,也就是为了花
钱走呗。”她唆了口筷子头,“真就咱俩走也挺好的,不过啊,这事儿真急不得,
你让我先问问,看看要花多少钱,之后,我还得带你回家见见我爸妈才行。”
  “啊?”赵涛一愣,“需要……这么正式吗?”
  “废话,你傻啊。”苏湘紫眯起眼睛瞄着他,伸指头就在他胸口戳了一下,
找得还挺准,刺得他乳头生疼,“要是咱俩各凭本事出去,一起走就是搭个伴,
那你当然不用去。可你这不是要靠我走么?出国总不能去穷酸地方吧?去个好点
的,没个大几十万下不来,你要不算我个谁,你觉得我爸妈可能让我掏这笔钱吗?”
  赵涛这才意识到,自己想得太简单了。
  砸钱出国,并不是只要苏湘紫砸钱就可以的事儿,需要对方整个家里帮忙才
行,而这,就意味着他这个男友必须浮出水面,还要让对方家里愿意为他们小两
口掏这笔钱。
  苏湘紫笑呵呵吃着饺子,慢条斯理道:“所以啊,你慢慢想,你想好了,我
随时都没问题,先去我家见我爸妈,还是先去大西北见你爸妈,我都可以的哦。
我不在乎你爸妈已经承认了蓓姐,没领结婚证,分手就不是不可能嘛。两边父母
都同意,咱们两个就可以一起出国,过咱俩的小日子去啦。”
  赵涛忍不住小声说:“我怎么觉得……你就不想跟我一起离开这儿呢。”
  “反正现在不想。”苏湘紫直白地说,“赵涛,这么多爱你爱的发疯的小姑
娘呢,我带你跑,她们不恨你,肯定都来恨我,到时候距离拉远了,时间一久,
你不怕有谁找上门把我这个狐媚子杀了,我还怕呢。”
  “那在这儿等着你就不怕了吗?”赵涛望着她,皱眉道,“现在不喜欢你的
人也是绝大多数。”
  “可你也不怎么喜欢我啊,”苏湘紫微微一笑,眼神突然冷了几分,“我觉
着吧,大家真为了你打起来,那肯定是你最喜欢的要被群殴。怎么算,我都排在
倒数,我为什么要急着走?说不定等一阵子,就等来我的出头之日了。”
  赵涛颤声道:“你……果然已经知道了。”
  苏湘紫眨了眨眼,一脸无辜地笑道:“你说什么呐?我怎么听不懂呢,我知
道什么啦?”
  “就是……就是她们很可能会出事的结果。”
  “这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的吗?”苏湘紫撇了撇嘴,“七八个爱你的女人凑在
一堆,有脑子的都知道要出事吧?你没看我现在都不敢往你那边凑了么,忒危险。
我都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就算饿久了,吃两碗饭也就得了,哪有一下塞一锅进肚
子里的,撑死怎么办。”
  她啪的一声放下筷子,眉眼弯弯喜笑颜开,“我吃饱啦,我要去洗澡,你快
点吃,吃完来陪我一起洗,我在卫生间买了个防滑椅子,靠墙固定的,你要洗着
洗着想爱爱啊,我终于不用扶着墙或者坐马桶咯,等你哟。”
  赵涛低下头,默默吃着饺子,眼睛跟着她欢快的身影转来砖去。
  她乐颠颠洗了自己的碗筷,乐颠颠去拉了窗帘,乐颠颠脱光了衣服,肩上搭
着毛巾扭着圆滚滚的小屁股一摇三晃从他面前走去了卫生间,关门前,还抬起一
条又长又白的腿,从小腿摸到大腿,咯咯笑着诱惑了他一下。
  他在一片迷茫中吃光了饺子,去洗了碗,脱掉衣服,走进卫生间,抱住苏湘
紫,摸她,亲她,舔她,插入她,在她饥渴的绞缠中抽动,喷发。
  他都懒得离开浴室,就在那里面让她为他口交,一路舔吮到再次硬起,再次
插入,干到她满心喜悦,摇头晃脑。
  这次回去的路上,没有了孟晓涵等他,寂静的街道上,只有他自己单车的声
音,叽叽嘎嘎响个不停,让人心烦意乱。
  骑出两个街口,他恼火地拿出手机,给苏湘紫打去了电话,“阿紫,给我买
辆新自行车吧。”
  苏湘紫笑了两声,“好啊,我明天就去给你买。你喜欢什么样式的啊?”
  “随便,好骑就行。你挑吧。”
  第二天晚上,他看到了苏湘紫给他买的,主色为紫的高级变速车。
  虽说已经提前铺垫了,说那辆车子越来越响好烦,打算买辆新的,可这色调,
总感觉提升了不少解释的难度。赵涛揉了揉脑门,却也无可奈何,只能赖自己犯
懒,说让苏湘紫随意挑,那么,后果当然也只有他自己承担。
  反正……就是颜色而已,价格不去市场问的话,他撒撒谎应该能应付过去。
  从上去跟苏湘紫见面,赵涛就一直在构思晚上回家后应该怎么说新自行车的
事情。
  可等晚上实际回到家,他才发现,这辆新自行车,实在是已经不值一提了。
  这大概是赵涛一生中最难忘,却也是记忆最模糊的一个晚上。
  他记得之前和苏湘紫做爱时候的每一个细节,记得她粉嫩的小穴流了多少汁
液,记得她淡色的肛门如何吸吮他的手指,记得她高亢喜悦的淫叫,记得她拨弄
自己乳头用脚尖压他后背的放浪姿态。
  可他却记不太清这一晚回到家后,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他的大脑,好像从走进家门的那一刻,就变成了一片迷蒙蒙的空白。
  这个时间段里,他记得最清楚的,就是自己带着微笑走进屋后,看见的第一
个场景。
  张星语、杨楠和余蓓都站着,靠着墙,除了余蓓,另外两个的脸颊都肿着,
明显挨了耳光。
  屋里显得很凌乱,东西被翻得到处都是,床上散落着避孕药、震动棒、肛塞、
手铐等不适合正大光明摆出来的玩意。
  屋里还显得很拥挤。
  除了三个女友之外,余蓓的父亲,张星语的母亲,杨楠的双亲,都坐在屋里,
齐刷刷地望着刚进屋的他。
  脸色铁青。
  就像,一列地狱的判官。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2ee.com 加入收藏夹!